【創夢原創】Addweup : 希望可以幫助全世界的跨境旅客,讓用不完的外國貨幣不再是負擔!

 

12819211_1707037866177352_5453854315546225114_o

Addweup:讓世界上的每一分錢都有價值 !

Addweup是Page(鄧培志)與Ani(謝采倪)在2012年、大三時想到的題目。當時由於Page的媽媽是經常出國的領隊,因此家中有許多其他國家剩餘的貨幣。這些錢在旅行的時候是如此的有意義,如今卻躺在抽屜裡黯淡無光,非常可惜。因此,Addweup團隊設計了一個可以放置在機場收集剩餘外幣零錢的概念,並且陸續斬獲2012年德國紅點最佳設計獎、2013年中國設計年度至尊設計獎、2013年美國傑出工業設計獎、2014iF公共價值設計獎與2016年金點設計獎-公共設計獎。但這一切終究只是概念與獎項,直到今年3月,Addweup團隊才將此想法落實為創業的解決方式。讓旅客離境時剩下的錢「對自己有幫助,也對社會有幫助」。

金包銀的人生與面對挑戰的勇氣

Addweup的吉祥物是一顆衰臉又露牙齦包子,他之所以被取名叫做金包齦,是因為台灣有首歌就叫金包銀!「別人个性命,是框金佮包銀,阮个性命,毋值錢。」這句歌詞反射Addweup Startup半年來的創業心境,有很強烈自我解嘲的意味。最主要是因為在創業路上,遇到太多光怪陸離的事。Page曾經飛去中國開會,但卻遇到臨時通知會議要延期兩天,但臨時多出幾日卻訂不到在會議地點附近的平價酒店。因此,沒有其他預算的他,心一橫就在公園睡了兩天,期間還必須找噴水池的水洗澡、或是躲在不會被發現的角落晾衣服,就這樣克難的度過兩天,撐到和對方開完會之後直奔機場。他也曾碰過因為海關提早下班,所以滯留在深圳與香港的邊境海關過了一晚,各種因為意外睡機場、車站等事情更是不勝枚舉。雖說如此,他們從不曾因此叫苦或是抱怨,反而樂在其中。對他們來說,人生中面臨各種不可預測的意外,都像是各種讓自己能快速成長的挑戰,遭遇的越多、成長的越快,臉皮越磨越厚、膽量越練越大。

giphy

Addweup的吉祥物是一顆衰臉又露牙齦的包子,大名叫作 : 金包齦 !

Addweup在2016年參加了台灣新創競技場(Taiwan Startup Stadium)為早期新創舉辦的42 Beta Accelerator,在這段時間裡,團隊成員自認學到最多的,就是永遠不能將市場「只」聚焦在台灣。Page提到:新創是一個具有高風險、高不可預測性的事業,如果我們聚焦市場出現了不可預料的臨時狀況,那該怎麼辦?像是先前遇到桃園機場淹水,高層集體辭職,所有經營團隊撤換,讓原本談好的事,都得重新談過或是暫時擱置。對機場來說,這個合作暫時擱淺可能無傷大雅,但是對於資金及資源都很緊迫的新創來說,倘若團隊沒有積極開發其他國家機場的計劃,這個創業計畫很有可能就此胎死腹中。
目前由9個人組成的Addweup,目前有兩位夥伴在香港太古地產辦的加速器BluePrint工作,負責香港地區的業務開發。之所以有機會進駐如此知名的加速器,是因為今年6月,Addweup去香港參加RISE Conference活動,剛好看到有一個人身穿BluePrint的衣服。因為團隊當時非常想拓展國泰和港龍航空的市場,故馬上攔截了這個穿著BluePrint衣服的外國人,並當場pitch demo!因當時每半年招募一次團隊的BluePrint已到了截止收件的階段,但因團隊的鍥而不捨,對方還是給了公司名片和地址,讓他們有機會再跟他的主管冒險pitch,團隊才得以順利爭取到為期半年在香港BluePrint進駐與拓展業務的機會。
Page感嘆的說:如果不是因為先前經歷過各種不可預期的挑戰與挫折,我們即便在展場碰到他,可能也不願意上前攀談、更不敢直接殺到他們公司去做Pitch。正因為中間經歷過這些波折、困難,才讓我們對於任何機會都顯得飢渴,更願意不要臉的提出各種大膽的要求。如果當時沒有鼓起勇氣開口攀談且直闖總部,也許Addweup早就困死在台灣且瀕臨解散。

人沒齊備,不可當作是還沒開始的藉口

在2012年,還只是大三學生的三人團隊,在拿下數個國際知名的設計獎項後,其實還沒想到Addweup的這個生意可以如何做,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出來創業。直到今年三月,一個偶然的契機下,他們正式跳出現職,踏上了創業的這條不歸路。

許多的長輩、朋友都會勸阻他們,他們創業需要「經驗」、「團隊」和「資金」,一個平均年齡才25歲的團隊,要如何滿足以上的需求呢?

Page說:「我並不覺得經驗在創業當中不重要,但是如果想獲得創業的經驗,不真的去創業是永遠得不到的」,也許在職場上再多做幾年能累積更多專業領域的經驗,但是創業所需要的經驗更全面性、更廣,即便是聽了再多的演講、看了再多的書,也是比不上真槍實彈投入一個星期所得到的經驗。而且,每週所得到的成長與體驗比起上週的體驗又來的更為深刻。

那團隊成員不足怎麼辦?「人沒齊備,絕對不可以當作是還沒開始創業的藉口。」Page覺得替團隊補優秀的人才,是個永遠不會停止的長期活動。每個團隊都會在過程慢慢累積人脈,尋找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的適合對象。因為Addweup做的是科技金融,當時並沒有認識懂法律和懂財務的人,故多是團隊成員一方面自己跳下去做,另一方面同時物色優秀的人才。如果一開始為了找適合的夥伴而花了太久時間,只會延遲了團隊真正開始啟動的時機,不下去做、永遠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哪方面的人才。

「資金」重要嗎?Page認為一開始的啟動資金絕對是重要的,因此從2015年9月,培志就透過接產品、文創、包裝設計案,累積第一筆小小的創業資金。但是一存到這筆資金,他們便毫不猶豫的開始啟動,並不會為了累積更多的資金而花時間繼續等待。Page認為:「既然是賭徒,無論帶多少錢進賭場,輸完了終究都是窮光蛋一枚,那為什麼不及早開始呢?」,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年輕人,除了時間以外有什麼好輸的呢?從今年3月起,Page用了自己的存款加上借來的錢,總共100萬開始創業。半年內,因為志同道合,已吸引9個人因為認同目標,決定全心全意一起投入創業,展現踏出第一步的勇氣。

在Addweup誕生的國立臺北科技大學,學界和業界的gap被磨得比較小,很多學生在畢業前就找到工作,比較少有機會創業,而是直接就業。但大學就讀創意設計系的Page不太一樣,除了累積了些建築、平面、產品、動畫設計的經驗,也透過在研究所念公共設計的機會,接觸了更多不同方向的設計與嘗試。因為什麼都摸過一點,所以什麼都不怕嘗試、適應能力也比別人快一點。同樣的,對創業無設限的憧憬程度也比其他人更多一點點。

Addweup的共同創辦人Ani是Page的大學同學,專長是網頁、UI/UX、視覺和介面設計。Eason曾在台灣微軟做過金流架接,本身是資工背景,也是創辦人之一。因為團隊的創辦人許多都有設計背景,故他們重視的不只是美感,同時也重視如何將複雜的資訊消化,講出使用者想聽的故事。聽Addweup講東西,不會講很多,但是總能從他們敘述的內容當中,清楚地理解到他們想做的事情,與對未來無限遠大的目標及憧憬。例如他們的介紹動畫:https://youtu.be/B7bDB0dNPEM,僅僅50秒鐘,就可以將所有想做的事情說得一清二楚但又簡單易懂

13133281_1729820440565761_5091307412367780045_n

Addweup團隊相信:你的零錢,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抱著機器的,正是受訪者鄧培志共同創辦人,大家可以叫他Page!

Addweup希望每個離開機場的人,不會為了消費而消費

因為Page的媽媽本身是導遊和領隊,讓Page從小到大有很多的機會可以去機場,讓他對機場產生了許多狂熱與想像。他深刻的感受到機場是旅客對一個國家的第一印象,也是旅客對於這個國家的最後印象。在機場裡花時間觀察各式人種的旅客,是非常有趣和好玩的過程。Page曾在機場架設拍攝機器,在機場實地觀察超過1,000個小時。他發現:很多旅客會在免稅商店裡,拿出計算機壓數字,計算花了多少錢,只為了將身上的錢花完。因此他很希望個離開機場的人,不會為了消費而消費,而是真的讓自己身上的每一分錢都有辦法發揮價值。

舉例來說,顧客在機場剩餘的貨幣可以捐獻給慈善機構和社會企業,也可以回饋給自己。目前,有兩家國際知名的慈善機構和Addweup有合作;社會企業部分,會開放平台,讓有興趣與Addweup合作的企業線上登記。因為社會企業的活動,團隊夥伴常常參加,故有一些人脈和管道。Addweup幫助以上單位實現捐款更大化的心願!現階段,Addweup第一優先要落實的是:讓機器和服務可以進到全世界的機場和免稅商店!預計今年底在桃園機場和香港的機場都能使用到Addweup的服務。

事實上,在台灣機場的離境大廳,多是外國人。包括有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平均每個外國人剩餘約為17塊美金。依據統計,全球每年的跨境旅客約有30多億,以上剩餘錢幣的面額換算全球每年被大家帶來帶去的貨幣超過500億美金,是很大的市場規模。

積極的市場調查,確保服務符合83%以上消費者的期待

近幾個月,Addweup進入使用者最後測試階段。目前,Addweup都是讓員工以人工詢問方式,測試大家捐款台幣、港幣時,使用papal、支付寶的感受。自創立第一天起,Page就要求所有員工每個月都要跑機場,並做100份的市調回來。以樣本數來說,算出大家身上剩下多少錢的樣本,就累積超過6,000筆,這樣一步一腳印的市場調查,有助產品推出市場時的接受度。

Addweup很希望能與許多不同行業有合作的機會,也希望透過團體戰,讓整個生態更大、更健全。前陣子,Addweup前往香港參加VISA舉辦的活動,VISA非常積極在推FINTECH,他們在演講中就提到:金融革命是要提升銀行業的附加價值。Fintech新創並沒有看不起這些傳統金融業者,或想搶銀行的生意;Fintech是以傳統的金融服務為基礎,並把餅做得更大。倘若新創能結合銀行業者,就能打場漂亮的群架!對新創而言也是一樣,如果大家能一起將好的生態建立,為什麼會擔心銀行會不願意合作呢?關鍵在於,願不願意和別人分享你的東西。

以換匯這件事來說,大家進銀行換匯,換的都是大額。但是入境台灣之後出境的旅客剩下的台幣都是小額。Addweup就是想幫助這些小額積少成多,並鼓勵更多入境的旅客換更多的錢。以新加坡機場來說,以前轉機的人多,進市區觀光的少,原因在於:tour的時間短,大家會擔心錢換了,換不回來,就會降低大家換匯以及進市區觀光的意願。現在,Addweup希望可以幫助全世界的機場,讓旅客剩下的錢不再是負擔!也能因此幫助更多城市,讓轉境的旅客有機會感受城市的友好!

彩蛋一:感謝簡榮宗律師,願意和新創團隊一起想辦法

在育成空間的許多律師,都認為Addweup的創業題目在法規上不合法。此時,Page就會瞭解不能做的地方在哪裡,並設法提出解決方法。Page表示:若法律上定義可以做的,代表不能做的是灰色地帶,就沒有合法和非法的區別。倘若法律說可以做的:就沒有所謂的創新,就不需要新創出來搞。律師說:Addweup透過讓消費者捐獻金錢的方式屬於地下匯兌,非實值交易,此只有銀行才能做。幸好,Addweup遇到在新創圈很有名的簡榮宗律師,他就是一個喜歡面對挑戰的人!當所有律師都認為不可能,面對經常接觸新創法律事務的簡律師,就和傳統律師不一樣!他比較願意替你想辦法,和你一起面對挑戰。因為金流預計10月底才能架接完成,在此過程雖遇到不少法規、技術、競爭對手的恐嚇、羞辱和嘲笑,但因為Addweup是一個抗壓性強,臉皮厚的團隊,故也都逐步的挺了過去。

彩蛋二:負能量專區最後已經沒有人再丟東西上去了

創業一開始,Addweup的公槽有一個負能量專區,每個人都會把大家對他們的嘲笑放上去,想撐到成功的那天,把這些資料拿出來證明他們是錯的。持續做了2到3個月後,Page某天突然發現,這個資料夾很久沒有人放東西上去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記得這些負評,而是他們了解到:「即使我們成功了,我也不介意這些了」。畢竟創業即修行,我們可以感覺自己越變越強,但是當我們真的變強的時候,我們還會計較這些小事情嗎?

 

文字審訂暨圖片提供:Addweup Page;核稿:創夢戚琳琳;採訪暨文字整理:Julia Tsai

 

延伸閱讀:

Addweup品牌FB

Addweup品牌官網

 

本文為創夢市集原創稿件,如欲轉載請註明出處:創夢市集(http://www.ditstartup.com/)!

如果你也正在創業,也希望您的創業題目被報導,請來信service@ditfunding.com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