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夢創業講堂第四講】翻轉教育,引爆新世代學習商機

 創夢創業講堂

創夢創業講堂: 翻轉教育,引爆新世代學習商機!

2007年,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山林地公園高中,兩位老師將教學影片放至YouTube供學生預習,於是「課堂講課,回家寫作業」教學流程反轉,課堂教學開始追求更多元的互動 ; 時至2010年,美國知名翻轉教育網站–可汗學院,獲得Google以及Bill Gates投資,翻轉教育正式成為創業領域的熱門項目。

同時,這股風潮也於台灣逐漸發酵 ; 隨著Internet技術突破,害羞的學生可以透過APP即時與老師進行互動,過去對學習沒有興趣的學生,正透過遊戲式學習平台打怪練功學習,對於上平常學不到的知識,可以透過網路平台逆向募集專家開課!

日前,創夢市集邀請到線上課程募資平台的Hahow創辦人–黃彥傑、打造雲端即時互動系統的學悅科技 Zuvio創辦人–趙式隆,來到創夢創業講堂,一同探討,需要哪些技術與洞見才能將翻轉教育轉化為實質商機?面對台灣僵化的教育模式,是否存在可切入的市場突破口?

Hahow創辦人黃彥傑認為,在學術與求職之間保持平衡,才能降低跨領域學習門檻,讓人人都能輕鬆的多元嘗試,找到自己所熱愛的事

Hahow創辦人黃彥傑認為,在學術與求職之間保持平衡,才能降低跨領域學習門檻,讓人人都能輕鬆的多元嘗試,找到自己所熱愛的事

 

Hahow創辦人–黃彥傑一開場就告訴大家Hahow這個平台的源起;在2013年8月,一群台大學生發現,台大的優秀同學這麼多,為什麼只能跟教授學,不能跟身邊的人學習?就算找到有能力教的人,對方往往會說:「找一天教你」,然後就沒有下文了…針對這個發現,他們有了ㄧ個簡單的想法;既然單方面的教學缺乏動機,那麼雙方面的技能交換呢?你教我吉他,我教你程式,雙方互蒙其利又不花錢,這樣動機夠強了吧?

測試了一個月,他們發現,雖然有數百個學生踴躍報名技能交換,但是「技能」所包括的領域實在是太廣泛了,假設總共有30種技能,雙方剛好能滿足彼此需要的機率是1/900,要找到符合條件的人實在是太難了!

於是,在2013年9月,他們將範圍從技能交換,縮小到語言交換;秉持著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的精神,他們並不貿然投入網站建置及程式開發,而是先想辦法驗證自己的想法;於是,他們建了一份 google 表單,名為OBeyO(即台語黑白學,意指任意學習),並在校園BBS站批踢踢上貼出這份表單,想調查有多少台大學生對於語言交換不但有興趣,而且願意投入學習?

結果出乎他們的預料,在沒有任何行銷預算的情況下,光是台大一間學校就有超過600位學生填寫表單,報名交換學習8種語言!大為振奮的他們隨即推出了一個簡單的網站:語言交換平台 OBeyO 黑白學,並將服務的學校範圍從台大推廣到師大及政大;報名人數隨即增加到上千人,交換的語種也增加到12種語言。語言交換

雖然語言交換取得初步的成功,但技能交換仍然是這群創辦人心中的夢;於是在2014年6月,一樣靠著一份 google 表單,再加上一個FB粉絲團(才藝台大),他們開始調查有多少人對於技能交換不但有興趣,而且願意投入學習?這次的反應更熱烈,有2000~3000人報名!於是他們趁勝追擊,推出才藝學習平台Skillhopping,至今累積超過 5000 位學習愛好者;在經過兩個不同創業點子的實作後,團隊成員磨合的愈來愈有默契,也對線上學習平台的掌握程度愈來愈高。Skillhopping

談到business model,黃彥傑強調,在做OBeyO跟Skillhopping的時候,他們都已經在工作了,大家都是利用下班後的晚上跟週末來完成;當時他們面對到Matching (配對)、Consulting (顧問)及Resume (履歷)三種選擇:但一來創辦人都對於配對、約會這個題目不感興趣,二來線上媒合顧問諮詢這個題目已經有中國果殼網推出的「在行」,以及廈門十方智匯推出的「Saihu師父」,三來104跟Linkedin早就已經在賣履歷了,因此上述三種business model都不適合團隊;就在此時,創辦人收到來自台東用戶的訊息,他說:「我想要學的技能都在台北開課,但我在台東…你們可以做線上版嗎?」

這個來自用戶的需求為創辦人點出了Pivot (軸轉,意指調整產品或服務,做出更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的方向;相較於線下的活動有區域的限制,線上課程或許能服務更多的用戶?於是推出了線上課程募資平台 Hahow, Hahow取意於台語的「學校」,是一個學生可以號召募集課程內容、老師可以提案募資開課的教學預購平台,讓不同領域、有能力的分享者快速變身成老師,可以把技能知識透過「影片」的方式上傳,自由定價的線上教學課程;而平台則負責影片串流、金流(信用卡、ATM轉帳)、開立發票及系統處理。

Hahow與老師之間採取6:4分潤的方式,今年3月上線以來,平台上已成功募資達50堂課程,超過3000 名付費會員,未來計劃加強回饋機制,讓學生主動點名課程主題,再由團隊尋找適合授課的老師,來增加課程的多樣性。

除了分享自家的線上課程募資平台,黃彥傑也以象限圖向大家解釋目前國內外的線上教學平台性質的不同;原來,線上教學平台可以略分為學術導向、求職導向、興趣導向及學習門檻導向,像Coursera就是偏學術導向及學習門檻高,但修畢課程會發證書,而國內的均一、國外的可汗、中國的佳學等,則是偏學術導向及興趣導向(學習門檻較低);另一方面,國外的Udacity 著重在求職導向,學習門檻較高(專業工程師技能),特色在於收費方式是第一年的薪水抽成 ,而Udemy雖然略偏求職導向,但學習門檻沒這麼高,特色是一次付費,終身重複觀看;Creative Live雖然略偏學術,學習門檻也不高,但特色是每場課程都是在活動現場當場錄製,隔天上架;最後則是Skillshare,這個平台略偏求職導向及興趣導向(學習門檻較低),特色是訂閱制、看到飽。

舉了這麼多線上教學平台,那麼 Hahow 又如何定位自己呢?黃彥傑認為,Hahow希望提供各領域的教學,因此在學術與求職之間保持平衡,但最重要的,是去降低跨領域學習門檻,讓人人都能輕鬆的多元嘗試,找到自己所熱愛的事因此 Hahow的學習門檻並不高 ; 相較於Coursera 或 Udemy 等龐大知識領域,通常一次就要上八到十六堂課,每次時間都在三到五個小時以上,Hahow 想要的是獨特的主題式教學,讓大家在線上短時間內就能跨領域的學習到知識與技能。

最後,黃彥傑鼓勵創業者,謹守精實創業的精神,善用google 表單跟粉絲專頁,快速建立產品並驗證市場,同時也別忘了上Hahow平台多充實自己迎接未來的挑戰!

Zuvio創辦人趙式隆認為,教育與醫療是窮人的武器,換句話說,只有靠健康的身體跟均衡的知識,窮人才能打破階級複製

Zuvio創辦人趙式隆認為,教育與醫療是窮人的武器,換句話說,只有靠健康的身體跟均衡的知識,窮人才能打破階級複製

 

緊接著,Zuvio創辦人趙式隆上場分享翻轉教育;趙式隆認為,教育與醫療是窮人的武器,換句話說,只有靠健康的身體跟均衡的知識,窮人才能打破階級複製。什麼是翻轉教育?簡單來說,就是將傳統在課堂中做的事帶回家做、在家裡做的事情放在教室裡做。過去的教學方式大多是老師在課堂上講解,學生回家做作業,使學生沒有時間與機會去「思考」,而所謂翻轉教育就是翻轉這樣的學習流程,運用網路平台的方式將課程雲端化,使學生回家時直接利用線上觀看影片的方式進行課前預習,在課堂中透過討論、各種教學活動,激發學生思考與對知識渴望,課堂結束後,再利用網路平台進行重點複習。

除了翻轉教育外,趙式隆也分享什麼是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簡稱),也就是大規模網路免費公開課程;這是線上課程的一種類型,一開始是學校從遠距教學發展出的大量公開免費線上教學課程,目的在讓廣大群眾透過網路連線取得學習資源;MOOC主要特色在於不需有學校的學籍也可以免費使用MOOC,人人都能自由取得資源,而線上課程也沒有課程人數限制。

MOOC

無論是怎樣的MOOC平台,重點在於提供人們最想吸取的知識、專業的講師、良好的用戶體驗、好的社群互動、學習評估系統以及意見反饋系統

 

趙式隆進一步舉出一些知名的MOOC,像是Uiversity of Phoenix (鳳凰城大學)、Harvard Extension School (哈佛大學)、MIT Open Courseware (麻省理工學院開源課程)、iTunes U (Apple大學線上課程平台)、Coursera(由史丹佛大學資工系教授創立)、edX(涵蓋MIT、Harvard、UC Berkley多個大學線上課程)等,都是知名的大學線上課程,其學術性較強;另外,針對特定族群的教學平台,例如Codecademy(只教企業需要的程式技能,並且透過徽章跟技能樹引導學員進修方向)、Tealeaf Academy (速成訓練營Bootcamp,讓你在6周到12周以內從無基礎到可以靈活運用)、KHAN Academy(讓孩子從小就對Coding產生興趣並自主學習,也提供老師教育素材),以及大陸的果殼網等,但無論是怎樣的平台,即便客群不同,相同的是要提供人們最想吸取的知識、專業的講師、良好的用戶體驗、好的社群互動、學習評估系統以及意見反饋系統。

他進一步分享,在以前,教育可能不會被當作投資的標的,但他舉中國規模化的兩大教育事業體「好未來」及「新東方」為例,他認為,任何能規模化的項目,都是好生意。

趙式隆接著分享他的創業歷程;這個台大電機系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博士候選人,在大學時期為了生活擔任家教,從國中小的數學、理化、生物、英文,教到高中數學、物理、化學、生物、英文、面試模擬,甚至大學微積分、電腦程式、信號與系統、資料結構與程式設計等,最高紀錄曾一週家教8個學生!

七年前,他參與了臺灣最早的創業教育工作,成為孕育無數優秀創業家的台大創意創業學程的共同創辦人之一;在五年多的教育生涯 中,他發現教育真正的價值並不在於具體學會了甚麼,而在於發現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也就是學習最快的方法。

幾年前,趙式隆在電機系助教工程數學,每次問同學有沒有問題,總換來鴉雀無聲的尷尬,但下課後學生卻總是簇擁著他發問;他瞭解到學生並非沒有問題,而是不好意思發表意見,這樣不但拖累教學效率,也得耗費更多時間成本。

為解決這問題,他找了幾個學弟一起開發即時反饋系統,一開始只做了幾個簡單功能,讓教授可以把要問學生的問題秀在PowerPoint上,學生可以用筆電、手機、平板等設備回答問題,製造課堂上的互動,也讓教授立即針對學生不懂的地方再加強。

趙式隆一開始只是透過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找到3位夥伴,先做出一個系統原型給系上教授使用,並沒有創業的打算,後來葉丙成老師將這個系統推薦給台大教學中心的優良老師使用;隨著越來越多老師使用及反饋,台大教學中心決定出價購買此系統,提供給以臺大教學中心為首的北二區區域資源中心等13所大學使用,趙式隆及團隊才決定成立公司專心發展此系統。

這個後來命名為Zuvio(即趣味學的台語發音)的系統,目前在全台159所大專校院中,有88所學校,超過1萬個老師和25萬個學生使用本系統,滲透率高達二分之一!

對於創業這個議題,趙式隆舉例說,創業像搶銀行,需要各式人才、縝密計畫以及隨機應變;即便取得一時的成功,吸引到媒體的報導,但過了三年,媒體報導過 90% 的公司往往都不復存在,或沒有發展;另外,雖然創業成功能帶來名、利,實現夢想,但所謂的夢想,往往必須伴隨著沉重的代價;他以自己為例,身為大學部直攻博士,台大電機系歷來最年輕博士候選人的他,為了創業實現夢想,忙到不知何時才能戴上博士帽?即便如此,趙式隆用他的信念鼓勵創業者,人生太短,短到無法做好太多的事情,因此每件事情都必須做到精采絕倫!

Hahow

Hahow思考的是用最合適的方式開課,不一定只做線上,將來也考慮開設實體課程

 

活動接近尾聲,現場聽眾向兩位講者提問:

問 : Hahow平台曾碰到什麼困難?

答:平台規模化有難度;一堂的線上課程從發想到錄影、後製完成課程要花一個月,平均一小時長度的課程影片光拍攝就要三個工作天,這些都會限制到課程數量的增加;Hahow接下來會自建攝影跟課程規劃團隊,由學生主動填寫想上的課程主題,再由團隊規劃課程,親自尋找適合授課的老師,進而提升課程的質與量。

 

問 : Hahow平台的師資如何控管?

答 : Hahow透過募資平台讓老師驗證市場,想在Hahow平台上開課的老師必須先製作三分鐘的教學影片,經過市場的考驗跨越三十人的門檻,才能成功開課。募資成功後還會有團隊的審核、老師的審核,與最後大眾學生的審核。

 

問:Hahow平台是以影片方式教學,如何處理互動程度高的技能學習(如烏克麗麗)? 如何跟實體教室競爭?

答:互動程度高的技能學習(如烏克麗麗)確實比較適合實體面對面教學,但先期基本樂理知識則適合到線上;有些課適合線上,有些課適合線下,像設計、程式的課程,就很適合開線上課程,Hahow思考的是用最合適的方式開課,不一定只做線上,將來也考慮開設實體課程。

 

問 :兩位講者在創業初期,idea 發想出來後,如何找 Partner?

趙:創業是全方位的,一個人要有至少兩種核心技能,而核心成員要從身邊找;每個CEO都有自己的特質,把自己的特質發揮到極致,就能吸引到人才,否則就不適合當CEO,比較適合加入別人的團隊。

黃 :最好從小的專案合作開始,磨合1~3個月之後,就知道適不適合了;建議 Cofounder 不要超過三個,而且核心技能不要重複。

 

問:創業的題目碰到大企業砸錢模仿怎麼辦?

黃 :大公司決策層層疊疊,有年度計畫,人事成本、時間成本、速度是他們的致命傷,要保證自己的速度比大公司快。

趙 : FB 不是第一個社群網站,他們擊敗了 Myspace ,Google 也不是第一個入口網站,他們超越了Yahoo;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速度比大公司快,就有機會讓大公司放棄自己的業務來併購你,該堅持時堅持,該修正時修正,先求生存,再談夢想;先有好的團隊,再談商業模式。

 


Dream Talks:創夢創業講堂】#6

兩岸跨境電商的美麗與哀愁!

立即報名-02

 創夢講堂始自2015年10月,是由創夢市集主辦,旨在加速台灣創新創業、文創產業發展的主題講座。